溫泉與釋迦果之鄉

卑南,是釋迦果之鄉。
台東縣的釋迦壟斷全國九成以上的市場,其中來自卑南鄉的最多,加上知本溫泉、初鹿牧場這些全國知名的觀光景點,西部的不景氣,這裡一點也感覺不出。
目前稻田、釋迦園相間的卑南鄉,當年可是一片「只種黃粟,未產禾麻菽麥」的荒原。據「台東舊紀」所載,靠著當年威震台東平原的卑南王派人帶著獸皮和鹿茸,到恆春的漢人聚落交換農耕技術和種子,才得以「未及數年,卑南一帶地區,竟成禾麥繁殖之耕土。」
現在,釋迦之鄉卑南,流行一則傳說。一場颱風,把釋迦樹上層的枝葉掃光,結果因禍得福,受災的釋迦樹竟然開始開花結果。果農發現,原來把樹冠「理光頭」可以讓釋迦一年收成兩次,加上原來貧瘠的含砂土壤,恰好是種釋迦的上好環境,釋迦從此和卑南鄉分不開來。
再加上其他新興水果,如枇杷、高接梨,在市面上都頗有競爭力,因此失業潮中,回鄉的青壯年,也都找得到事做。
他們讓卑南鄉熱鬧了起來。
天下第一社區
位在大南溪谷的東興村,是東台灣唯一的魯凱族部落。
滿是平房的東興村,最顯著的地標,是嶄新的魯凱族傳統集會所「阿拉冠」。這座以傳統石板混合現代工法建成的寬敞建築,前面還有籃球場大的廣場,周圍牆壁裝飾用的頁岩石板,是每位村民親手到大南溪邊一塊塊撿回的。
這座集會所的重建,靠的是民國八十六年社區發展比賽全國第一名爭取來的預算。那年東興村民同心協力,把村子綠化得家家有庭院,處處玫瑰、向日葵夾雜,以綠化美化的成績力克群雄。
舊的集會所毀於民國五十八年一場燒掉半個部落的大火,同時也毀掉了魯凱族的傳統。大批年輕人那時候北上淘金,包括曾任村長的古明治,他們是「阿拉冠」的最後一屆畢業生。
根據魯凱族傳統,十三歲以上少年住在「阿拉冠」裡,接受長輩教導狩獵、戰鬥等相關技藝,每三年有一次機會接受考驗,通過就是成年人。
在外面增長了見識,這群壯年人回鄉,把當年魯凱族青年集會所的向心力,又找回來了。他們組織達魯瑪克社區巡守隊,社區青年每晚義務排班巡邏,重現當年「阿拉冠」的遺風。
阿拉冠精神重現
民國八十九年,象神颱風肆虐,熟悉地形的東興村巡守隊冒險救回十一個工人,包括莽撞入山的義消。這段英雄事蹟,還吸引了讀者文摘亞洲版大隊人馬前來採訪。
社區力量的建立,更使得東興村是少數聽不到卡拉OK喧囂的原住民社區,「要開到偏僻的地方去開,」古明治說。
東興村這樣的故事,將持續在卑南鄉各地發酵,以傳統的力量,勇於向不景氣挑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