雲豹的傳人

山路蜿蜒,霧氣凝重。靜極了,視線看不到二十公尺外,濃霧籠罩著陡峭的山岡,墨綠色的森林,夾道肅立,迎進一輛輛沾滿都會紅塵的汽車,深入魯凱族原鄉。
這裡有台灣族群人口第四稀少的魯凱族,全台現在只有八千人;這裡有質樸生動的木雕、巧奪天工、堅固且冬暖夏涼的石板屋,有管制最嚴格的甲種入山證來保護好茶村的魯凱文化,有北迴歸線以南、緯度最低的櫻花季,有造型可愛的小粟米……,對台灣都會地區的遊客而言,霧台是個神祕刺激的新興景點。
但是罕見的異國情調只是表面,住進石板屋的民宿,硬體方面,霧台其實不輸任何平地鄉鎮。
神祕的魯凱部落
無論是行政中心霧台村,或是號稱「最能保留魯凱原味」的好茶村,家家戶戶都有現代化家電、衛浴設備。「你知道為什麼可以那麼乾淨嗎?為了發展民宿觀光,我挨家挨戶勸導不要養雞養豬,」曾任霧台鄉長、前霧台國小校長杜傳邊介紹岩板巷的公共藝術,一面強調他推動民宿觀光的策略。
這幾年,霧台人也有振興傳統文化、強調族群主體性的觀念。他們對帶著大把鈔票來消費的觀光客,不見得一律歡迎,要初審他們的品行和品味。霧台村的音樂家、原住民文化園區組長包勝雄就指出,二十一世紀第一年屏東縣府舉辦初春櫻花季,引來連續幾個週末的瘋狂車潮,讓魯凱人心有餘悸,因為丟了很多木雕和石板。
光復半世紀以來,魯凱族和漢人的文化交流,早就教會他們流利的國語和商品經濟的觀念。「大趨勢證明平地生活品質惡劣,勢必要來山上找尋乾淨的空氣和水,我一點都不擔心魯凱的經濟和族群的發展,」杜傳強調,他比較擔心的,反而是下一代的母語教學、傳統文化傳承的問題。
朝陽燦爛,早自習時分,霧台國小播放好萊塢經典名片「亂世佳人」、「教父」主題曲,遊客不免時空錯亂。
菁英返鄉 延續傳統
這是地方菁英引進外來文化,所不可避免的「文化兼容並蓄」現象。
但傳統仍在貴族之家堅持著。出身霧台村部落的大頭目之家的前霧台國小校長唐靜長,離開故鄉幾十年,又回來了。「我的大堂姊是大頭目,部落再怎麼變,頭目家一定要遵守傳統,」唐靜長說。
不過,魯凱人現在最佩服的是作家、文史工作者奧威尼.卡露斯盎,漢名是邱金士,出身魯凱族史官家族。他曾在基督教長老教會系統讀大學、就業達三十年,專業是企業管理。四十五歲那年,他決心辭職,返鄉後,特別選擇回到荒廢二十年的舊好茶部落,考據祖先的遺跡和史料,費時多年、訪問耆老寫成《雲豹的傳人》一書,是外地人了解魯凱文化的入門書。他的返鄉運動,同時影響一些年輕人,在舊好茶村重蓋石板屋。
豔陽天的下午,上舊好茶的登山途中,平地遊客拿出一壺酒,灑在山徑上,敬山神,敬魯凱族的祖靈們,祈求登山路途一路平安。外人來訪無冒瀆之意,只為探訪這南台灣最偏遠的原鄉、雲深不知處的原始風貌。
到深山裡去,屏東縣霧台鄉的魯凱族先人的祖靈,仍在舊好茶的高山頂上,深情凝望著這些子孫聚集的八個聚落──霧台、大武、佳暮、去怒、去露、好茶、阿禮、多口。每天向晚時分,濃霧準時報到,沈寂的部落裡,祖先傳下來的雲豹傳說,仍被魯凱人尊崇著。人們日復一日安居樂業,他們種小米,蓋石板屋,雕刻雲豹的形象──因為他們是雲豹的傳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