興達港外 烏魚原鄉

屏東的陽光,總是璀燦得讓人瞇起雙眼。下午四、五點,太陽收斂了些,整座城市才彷佛熱鬧了起來。
上班族的汽車、摩托車,學生的腳踏車,幾乎全上了街,各自循著熟悉的道路回家。閒閒散散的,沒有人行色匆匆,南方小城的世界裡,不會有什麼太大不了的事要發生。
從地圖上看起來,屏東市是台灣最南端的城市,隔著高屏溪與高雄為鄰,從來就不是個主流都市。
一開始,屏東市內還到處是稻田,萬年溪也仍清澈見底。慢慢的,田地蓋起了樓房,萬年溪也加了蓋。然後,二十四小時超商進來了,太平洋百貨進來了,家樂福來了,金石堂來了,誠品也來了。城市的風貌湧現,商業也正式取代了農業。
可愛的是,鄉下人的性格沒變。「進來坐!」「要常來喔!」這裡的人動不動就招呼人,語氣是真誠與不設防。
從農村到都市,屏東沒有受到外界太多注意,因此,有自己的生命力,自己的性格。
群猴嬉戲的「阿猴」
事實上,舊名為「阿猴」的屏東,開發得相當早。清康熙年間,福建省海澄縣的居民渡海而來,進到綠意盎然的阿猴林開墾。阿猴林有群猴嬉戲,居民於是訓練小猴子耍猴戲,吸引了鄰近村落的民眾,於是直呼此地為阿猴。
阿猴的名稱當然不雅,民國九年,這兒才因位於半屏山東方,更名為屏東。
現在,屏東市聚集了屏東縣四分之一的人口,達二一萬人,工商發達。然而,進到屏東市區,卻發現出身鄉野的屏東人,仍有一份對綠地的執著。
位於市中心的中山公園,是南台灣相當著名的大型公園。潺潺溪水、別致的假山、亭台,有春天的滿園綠意,以及夏天的花團錦簇。
不過二個路口,佔地十三公頃的千禧公園又素雅的映入眼廉。垂柳、噴泉、林蔭、青草地,為屏東人在燠熱天空下帶來了一方清涼。
而屏東的道路兩旁,總是椰影搖曳,塵囂中難掩醉人的南國風。
南國的樂音悠揚
南國情調中,曾經樂聲悠揚。這裡是台灣早期管弦樂的發展重鎮,李淑德和鄭有忠則是背後的靈魂人物。
出身屏東市,被譽為「台灣小提琴之母」的李淑德,家境優渥,投身小提琴教育數十年,為台灣培育出林昭亮、胡乃元、蘇顯達、陳沁紅等頂尖的小提琴家。
另一位音樂的狂熱份子鄭有忠,浪漫、多情,幾十年前即在屏東成立管弦樂團。當時,一把大提琴可以買一棟房子,身為大地主之子的鄭有忠,就算賣了田產也要作音樂。純樸的屏東人,也因此早早就體會了管弦樂之美。
台灣光復後,鄭有忠帶著十四位團員,前往台北協助成立台灣省立交響樂團。這才讓人驚覺,地處邊陲,帶著鄉土性格的屏東市,竟蘊含著渾厚的音樂生命。「沒有屏東,就沒有省交,」小提琴好手,前屏東文化中心主任蔡東源與有榮焉。
現在,屏東人慢慢拾回了這段美麗的歷史與回憶,地方上的音樂家也走了出來。「福爾摩莎室內樂團」、「愛樂爵士樂團」、「阿猴城合唱團」,帶著屏東人重新感受音樂的曼妙。
九月,屏東將舉辦音樂節,更多的音樂社團與本土音樂家會有更大的舞台。
陽光依舊燦爛,屏東人的音樂靈魂,正在隱隱跳動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