布農族向南遷徙的最後一站

陽光灑落山谷,南橫公路由六龜鄉向西進到桃源鄉,從此就要開始一段山影縹渺、雲霧相伴的山之旅。
位處中央山脈的桃源,在高雄縣的東北角,群山環繞,深林縱谷。走一趟貫穿全鄉、也是唯一的公路——南橫,就能領略這片世外桃源之美。
從梅山、禮觀、中之關、一直到天池、埡口,海拔由低而高,林木從闊葉林、果樹、灌木漸次轉換為高山草原、針葉林,不知不覺中,人也已置身在雲海。
一年四季,桃源變換著不同的顏色。春天,山巒疊翠、杜鵑盛開,到了冬季,梅山村落的梅花點點,寒風中吹來淡淡幽香,而海拔二七○○公尺的埡口,則已是雪花片片。
桃源鄉是高雄縣面積最大的一個鄉,人口密度卻是全國最低,每平方公里只有五人,村落與村落之間,往往是關山重重。
在這裡,絕大多數的居民屬於布農族郡社群,是布農族由南投向南遷徙的最後一站。
布農族人個性強悍,開拓性強,數百年來,為了尋找新獵場而不斷遷移。
沒有頭目制的布農族,崇拜英雄,狩獵的成果與戰功決定一位領袖的誕生。
現在,種植已取代狩獵,除了大家族在地方上仍發揮深厚的影響力外,強調慓悍、擴張的民族性已柔和不少。
多數的桃源人,遇見外地人總是溫和地笑著,即使問個路,也要再次叮嚀,怕遊人在山裡迷了方向。
山間種滿梅樹,幾乎家家戶戶都醃漬梅汁、梅酒,一罈一罈的清涼,自己享用,也贈予遠道而來的友人。
仲夏五月,鄉治所在的桃源村,圖書館前的大操場上,已開始搭起蘆葦草蓬,準備迎接月底的「打耳祭」。
在台灣的原住民中,就屬布農族的祭典最多,幾乎每一個月都有。春天的除草祭、驅疫祭、打耳祭,夏天的嬰兒祭,秋天的開墾祭、小米播種祭等。
當然,由於生活型態改變,所有的祭典不再一一舉行,只有最盛大的打耳祭,仍在桃源鄉民心中佔有重要位置。打耳祭形同布農族的豐年祭,過程繁複、精細,具濃厚教育意義。
祭典中藉由男童射鹿耳(或豬耳)的儀式,希望他們日後成為神射手,並且勇敢善戰。
對布農族人來說,打耳祭是一項光榮的傳統,而祭典中由族人所唱出的八部合音,更是永恆的天籟。
八部合音是部美麗的和聲,只有音階,沒有歌詞,唱者一個音階一個音階地往上疊,到最後融成一個渾厚的和聲。「八部合音到法國表演過,聽過這種合聲的人,沒有不感動的,」一位鄉民與有榮焉。
相傳八部合音是由山林間的瀑布聲、蜜蜂振動翅膀的嗡嗡聲激發靈感而來,這部合聲唱出豐收的喜悅,也唱出對大自然的禮讚。
在美麗的山林中,悠揚的和聲繚繞,洗滌所有的塵囂,剎那間,又恍若置身桃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