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我的台東夢》推薦序─蔣勳

我喜歡徐璐這本書,書寫著她這幾年在東部認識的人,她走過的巷弄街道,她坐下來吃的一餐飯,喝的一杯咖啡,她看到的稻田,田裡的鷺鷥,看來都是「小事」,但是或許比「大事」更踏實。

文/蔣勳

節錄/我的台東夢

最近幾年,常常在台東見到徐璐,有時晚風習習,在鐵花村聽部落青年唱歌,有時在池上綠油油的稻田中漫步,兩鬢微霜,「英雄」徐璐,還是這樣美麗好看,或許,沒有當年必須在抗爭中時時保持的警覺與緊張,彷彿落土生根了,徐璐的美,在歲月裡更讓人感覺到天長地久的安靜與包容。


徐璐是做過大事的,在前衛報紙做記者,主持過台北之音廣播電台,主持過華視,橫跨文字、廣播、電視三種不同的媒體,主管幾百位員工,然而,她似乎對一般人嚮往的「大企業」「大媒體」的總經理、主管,沒有那麼戀棧。

我印象深刻的是徐璐後來選擇了中華電信基金會的工作,在一個掌握龐大資源的國營事業裡,卻選擇了邊緣又邊緣的基金會,認真而踏實地不斷把資源下放到偏遠鄉鎮,讓一個幾乎壟斷性的國營電信事業,每年撥出微小九牛一毛的3000萬到基金會,但徐璐仍勤奮地到一個又一個社區、部落,用極有限的資源做一點平衡城鄉差距的事。

然而這是夢想嗎?
有時候我會想問徐璐:妳沮喪過嗎?灰心過嗎?失望過嗎?

我終於沒有問,在徐璐一路踏實篤定的工作的時候,覺得問這樣的話只是自己不成熟的牢騷吧。

我懷念徐璐身上一直如此飽滿的上個世紀七○年代以後的生命力,相信土地,相信人,相信一些非常單純的生命信念,所以遇到任何事情都不會沮喪,也不會灰心。

近幾年有年輕的學生學社會學,請我介紹徐璐,我問學生要做什麼?學生說:想了解徐璐主持中華電信基金會時在社區和部落的經驗。

我眼睛有一點熱,知道土地與人的關心,一代一代,還在這島嶼上傳承,並沒有中斷。


徐璐並不是一個個人,「徐璐」是許多對島嶼還有夢想的生命共同的統稱吧。
好像遇到過很多事,很多其他人遇到都會覺得不堪的事,在徐璐身上卻沒有留下陰影。她潔淨、光明,是連傷害過她的人,也一樣可以尊敬包容。她似乎總是相信人性裡存在著最美好的部分,「傷害」也都可以船過水無痕吧。

這幾年因為徐璐和我都在台灣好基金會,接觸比較更多。我參加池上的「春耕」,天上下著大雨,音響設備可能受損,來賓可能無法避雨,一切繁雜的事,徐璐帶著台灣好基金會的幾個同仁,一樣一樣克服。我在大雨中朗誦詩,看到徐璐在上千來賓的最遠端,沒有打傘,我看到徐璐在一個偏遠小鎮落實下來的從容、安靜,那一天唸詩的聲音也特別篤定,不受雨聲干擾。

徐璐在這本「台東夢」裡寫下了很多人:
巴奈,她每次唱歌都讓我覺得聽到靈魂裡的痛,
鐵花村負責的音控的鐵洛
叛逆的達卡鬧,玩排灣族鼻笛的佶佬
熱帶低氣壓民宿的主人衣布和她日本老公清水淳
鐵花村的村長發哥,胡德夫,鄭捷任,那布,大大
原住民文創商品的整合者秀慧
「巴歌浪船屋」的主人哈旺
設計鐵花村的魯凱族設計師安聖惠,創村的元老馬淑儀(homi)
賣素米糕素麵的蘇天助,海草餐廳的老闆阿雄以及負責烘培的兒子家琦
春日部日本料理的女主人巧婷
池上有機米的推手梁正賢
計程車司機巫大哥,明潔洗衣店的年青老闆娘
規劃裝飾鐵花村的雷昭子、見維巴里
鐵花村的歌手陳永龍、王宏恩、張惠妹、陳建年、紀曉君、昊恩──


我讀著這本書,回憶在台東遇到的人,徐璐還提到了誰?

池上書局有兩隻我懷念的貓──
總忘不掉葉雲忠夫婦下田以後寫出的大氣的書法──
徐璐的「台東夢」確實不只是她自己的「夢」,是許多在這島嶼上生存的人共同的夢吧!

許許多多台東人的故事紀錄在這本書中,共同對土地的信念,不張揚、不誇大,從一個小點踏實做起,讓越來越多的外來者感覺到島與偏遠地方深厚人性品質。
2013年雲門選擇了池上做四十周年「稻禾」的首演,在廣大開闊的美麗田陌間,在雲瀑飛揚的海岸山脈間,舞者翩翩起舞,來自世界各地的賓客都看到了台灣,池上,一個小鎮,美麗的稻田影像,成為「稻禾」舞蹈的背景,隨著雲門的海外巡演,讓台灣東部的小鎮國際皆知。


雲門池上首演,那一天,人潮洶湧,推動執行策劃的徐璐還是從容美麗,優雅和藹,跟人寒暄,彷彿賓客讚美感動的一切都與她無關,她靜靜站在一旁,也讚嘆著那一片土地,土地上生活的人,彷彿該做的事做完了,她也可以是旁觀者,在一邊靜靜欣賞。

我喜歡徐璐這本書,書寫著她這幾年在東部認識的人,她走過的巷弄街道,她坐下來吃的一餐飯,喝的一杯咖啡,她看到的稻田,田裡的鷺鷥,看來都是「小事」,但是或許比「大事」更踏實。

浮囂張揚的都市紅塵,遲早都要塵埃落定吧。

塵埃落定之後,徐璐清明自足,記下了許多人的故事,寫成這本書,跟大家分享。
徐璐,又是夏至了,想念台東,擁抱!

2014年6月23日夏至後二日

(本文作者為 蔣勳 畫家、作家)


做你真正渴望的事,找回真實的自己!

懷抱「離開台北,搬到鄉下」的夢想,曾經光鮮亮麗的文化媒體人徐璐,
歷經十年尋尋覓覓的心靈旅程,從絢麗回到平凡的起點,
放下台北的急與躁,融入台東的鬆與慢,是成長,也是回到自我。
她打造「鐵花村.慢市集」,讓原民歌手有了回家的理由,
也讓更多人看見台東的美與生活態度。

這是一個安頓身心,自我追尋的精彩故事。

「人生很奇妙,像一個必須回到原點的圓。
不論離開多遠、爬到多高,習於追尋自我的人,
有一天終究會選擇回到那個原點。」
 ─徐璐
《我的台東夢》

Facebook 
馬上按讚  加入微笑台灣粉絲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