花蓮款款行

不到花蓮,不知道夢的種子是藍色的。不管是花蓮人或花蓮人客,都有一個洄瀾夢;夢境各異,但人人眼光清一色,湛藍。 湛藍,是太平洋藍,也是花蓮藍。湛藍,是沒有條件的愛。


文/蕭錦綿         節錄/微笑台灣花蓮款款行


不管是花蓮人或花蓮人客,都有一個洄瀾夢;夢境各異,但人人眼光清一色,湛藍。 湛藍,是太平洋藍,也是花蓮藍。湛藍,是沒有條件的愛。 持續兩個月,不斷探訪花蓮,發現日日夜夜、時時刻刻,天空像海、海像天空,海天一色,既是天天天藍、更是左右為「藍」,曾經認真擔心過──藍色,該不會被用完吧?


億萬年山海戀,四百年山水聚落──沒有山、沒有海,沒有花蓮。 
四十三座三千公尺以上的高山,一百七十五公里太平洋海岸線。 
沒有花蓮、沒有中央山脈,不會有台灣。 
婆娑之洋美麗之島,台灣身世的故事,從花蓮開始。 

有人說,台灣的幸福包括有一個花蓮,可以讓人「退回去」。

民歌手簡上仁唱紅了「咱兜」,吟誦大海是台灣的「門口庭」。大海確實是我們的前庭院,而瘦長的花蓮,則是台灣的山海走廊,我們可以隨意「放空」的地方! 

許多人都有相同經驗,坐火車到花蓮,過完山洞,眼睛一亮,「啊!看到海了!」,太平洋的大張力瞬間收攝了個人臉上侷促的小張力,眼睛泛藍、快樂泊流──在人人渴望大逃離的年代,花蓮代表一個無重量的世界,可以逃避、可以流浪,可以放鬆、可以放空。

 

「我要去太魯閣!」澳洲朋友,下飛機第一句話。 
去年一年,來到花蓮的訪客有九百萬,是在地花蓮人的二十七倍。 

時代雜誌認為花蓮是亞洲最被低估的太平洋渡假勝地。聯合國讚譽,一望無際的太平洋視野,與中國絲路並駕齊驅。英國媒體列舉世界十大必遊景點,太魯閣全球排名第五。大陸部落客沈浩波說,連大海的怒吼,都有溫柔的回眸! 

中文書寫世界的「祖師奶奶」(王禎和語)張愛玲,一九六○年代來過花蓮。從過去駱香林到現在吳明益,從王禎和到楊牧,從陳列到陳黎,從短歌的渡邊義孝到俳句的若林微風,花蓮是文學者的「敘事憑證」──「秀姑漱玉」「紅葉尋蹊」,國民路上「餡餅的正義」,中正路最末段的木造平房區,地震、颱風、芭蕉葉,「有骨、有神」太魯閣⋯⋯花蓮的旅行,可以沿著那些被小說、詩、散文深情刻劃過的文學地景前行。

有花蓮夢的,不只是詩人、文學家,暗戀桃花源的玩家,四百年來此起彼落。日治時期的投機客賀田金三郎,曾自視為花蓮代理人。中華民國最早的地方自治、第一個民選縣長楊仲鯨,一九五○年在花蓮誕生。

從爭取蘇花高到落實蘇花改,為了翻轉弱勢花蓮,民調滿意度高達八三%的縣長傅萁,持續以「夏戀嘉年華」讓世界看見花蓮,更強調「開大門、走大路」,領先台灣其它縣市,與中國十八省、十七市締結友好。

後山不只日先照,大三通,或許將會從花蓮出發!

仲夏七月,陽光燦爛到憤怒,暈車過後暈船。

台十一線四十八K,海岸邊古魯索古玉石坊,遇見台灣墨玉,驚心動魄。 聚光燈下,生平第一次,看見墨綠玉中蘊涵黑森林的神秘,墨玉的每一滴墨點,都是一段海誓山盟,鑲嵌著至今我們還讀不懂的台灣DNA印記──四百年來,二千三百萬人和二千三百萬人的祖先,較量不出,一滴墨點的浪漫,要歷經多少海枯石爛、地老天荒? 
豐濱國中,素樸的玉彫師吳義盛磨玉三十年,對待每一粒玉石粉塵、伺候每一剎那墨玉轉折,「愛它一分,它就美麗一分」。 
懷舊、養生,活性磁指數六.七三度──花蓮墨玉涵藏著你所看不見的台灣質地。 

在天下持續微笑款款行,因為相信:面對全球化,愈在地就愈有價值。 

花蓮豐濱遇見墨玉、辨識了墨點,真正在地的台灣,才算回到終點、同時也找到起點。

 

海上有鯨唱鯨嘆、陸上是新移民的故鄉。是族群基因庫、也是有機農業的搖籃。 

花蓮的美麗和美麗的故事,是散落滿地的珍珠,俯拾皆是。 
曾經為了七星潭的美而崩淚、嫁給阿美族軍官周明美,「原野牧場」女主人鐘麗寬,一年三百六十五天,每一天都重新愛上花蓮,「不只是好住、好玩,花蓮的美好,只能用夢來比較。」

夢土花蓮,比靈魂多0.1克,比永恆多一天,比天涯海角多一哩路。

太平洋,因為麥哲倫船隊在一五二○年十一月二十八日後的航行裡,持續110天,幸運的沒有遭遇暴風雨,因而命名。依偎在太平洋左岸,可以在黑潮與親潮相遇的地方,傾聽每一束波濤,這是花蓮才有的幸運。

從現在起,每一年,你都要來花蓮。不來花蓮,看不到最純粹的台灣。
不來花蓮,你遺落了可以讓身心靈放空的山海走廊!

1市鎮10鄉177村里
212光點191家微笑商店
海闊 天空 舒活
多元 鯨嘆 浪漫 
吃慢樂迷瘋 後山放空去
Facebook 
馬上按讚  加入微笑台灣粉絲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