台北賞物

關連鄉鎮:

據說,在台北,「迷路」很浪漫;但如果在台北「迷物」,程度何止浪漫? 與城市生活、人文積澱「合拍」,收容繁華之餘的歲月情感──古董愛,是如假包換的「迷物不回頭」。 台北不老,但簇擁在台北的老物、老古董,民藝永康街、中古建國南路、極品東豐街,以及散落在城市各角落的古玩,金石、銅佛、字畫、器物,不知吸引多少物迷,陷入城市這款「迷陣」──愛藝術可以純欣賞,愛古董就非得迷戀。


文/蕭錦綿 攝影/林麗芳 節錄/微笑台灣彰化款款行

據說,在台北,「迷路」很浪漫;但如果在台北「迷物」,程度何止浪漫?

與城市生活、人文積澱「合拍」,收容繁華之餘的歲月情感──古董愛,是如假包換的「迷物不回頭」。  

台北不老,但簇擁在台北的老物、老古董,民藝永康街、中古建國南路、極品東豐街,以及散落在城市各角落的古玩,金石、銅佛、字畫、器物,不知吸引多少物迷,陷入城市這款「迷陣」──愛藝術可以純欣賞,愛古董就非得迷戀。

超過二十五年了,因古董之美,畫家黃銘昌癡迷、尋覓,從一個宋朝天目碗、到一張尋常民間板凳,無不是他的愛──因為最近搜刮了一堆板凳,「黃板兒」是老夥伴奚淞現今給他的綽號。


八○年代,從一堆甕開始,「愈買愈老」、「上癮」、「一發不可收拾」。有著杏眼魅力的黃銘昌,形容被南宋木刻觀音「電到」的那一剎那,「心裡的憾動很厲害」──他記得是一九八九年,在士林古董收購者家裡,「從八十萬殺到五十萬,沒有買到不能回家!」

「想一想,家裡突然有了漢朝的馬、唐代的駱駝、宋人的觀音,心跳難道不會加快嗎?」來自花蓮瑞穗,阿昌的情感表達,和花蓮的大山大海一樣,自然起落、無勞遮蔽。

每個時代,有藝術家,就有收藏者;有工匠師,就有愛用者。台北人和台北人客,「為了歷史和美感的嚮往,只要有能力,高高低低、真真假假的,總會買一點。」這是黃銘昌的古董市場觀察。

<往事並不如煙>作家章詒和眼裡「永遠的中學生」、黃銘昌理性時認為古董「不要碰最好」,他告訴自己:買古董,不過就是「花錢,當一個保管者」。但隨即他又「一生懸命」的感嘆──少了這些老東西,不能想像生活會有多寂寞、多無趣? 


於是「買的時候,一時興起」,「多年以後,憂鬱的一陣一陣嘆息」、「你到底是真的?還是假的?可是它總不回答。」──這是典型的、黃銘昌古董愛三部曲。

二十五年來,從迷戀美到收容美,走遍台北古物角落;問他到底愛的是什麼?阿昌笑的一臉「貓貓的」,他不回答。

對他,古董是「美的對口」、收藏古董是美感經驗的「對話與共鳴」;用生命熱情畫稻穗、也用同樣的熱情收藏板凳,稻田畫家黃銘昌情深一往、不回頭。             

26鄉鎮市 589 村里 9123鄰

12區 456里 9570鄰

326光點 103微笑商店

引動 包容 對話

多元 風格 驚艷

吃慢樂迷瘋

臺北點食成金味不羈

台北款款行

Facebook 
馬上按讚  加入微笑台灣粉絲團